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资讯农业食品正文

5元以下菜难觅踪影 近期菜价上涨预示通胀抬头?

放大字体??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6-05-01 浏览次数:123
  近期,自春节来一路攀升的蔬菜价格让不少市民感叹“吃不起”。“我卖了十多年菜了,今年菜价的涨幅最高。”在哈尔滨市道里区工厂街上的一个蔬菜店里,老板李大姐感慨道。记者看到,摆在李大姐蔬菜店里的青菜,基本没有每斤5元以下的。不少市民都忍不住抱怨:“现在做一顿菜都得20多元了。”
  
  不止哈市,全国大部分城市都在忍受着高菜价地困扰。据北京新发地市场的价格监测显示,目前北京市蔬菜平均批发价格为2.9元/公斤,相比去年同期高出近20%。而北京水屯市场的价格监测显示,蔬菜均价约为3.85元/公斤,同比上涨幅度为27.48%。双桥市场分析人员童伟表示,目前的菜价不但相比去年同期要高,而且相比前几个月也要高。
  
  新发地市场统计中心负责人刘通表示,2月份以后,北京市场的蔬菜价格一路上扬。造成目前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就是青黄不接,部分蔬菜品种供应量严重不足。此外,产地气候原因造成蔬菜减产。
  
  网友担心菜价持续上涨预示通胀抬头
  
  进入3月份,以蔬菜为代表的食品价格“涨声四起”。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,3月份以来50个城市主要食品平均价格连续两个10日环比上涨,其中蔬菜品类涨幅最大。
  
  很多网民认为,在菜市场堪称天价的大葱并非个例。今年春节后至今,蔬菜整体价格不但没有如往年般下降,一些品种的价格甚至大涨。从前几年的经验看,大葱、绿豆、大蒜、生姜等虽然对C PI的直接影响有限,但价格突然走高有可能是物价反弹的信号。
  
  署名“杨雨烟”的博文认为,不仅仅是两根葱10元钱,今年年初以来农产品尤其是蔬菜价格全面大幅度上涨至今没有下降。目前蔬菜价格与3个月至4个月之前相比较涨幅都在1至2倍。有专家称大葱上涨是因为过去价格过低导致农民弃种。但是,今年以来所有蔬菜价格都大幅度上涨也是农民弃种吗?遵循2010年的“蒜你狠”、2011年的“姜你军”作为通胀抬头的指标现象、2012初春之际的“向钱葱”预示着通胀有抬头的可能。
  
  有业内人士甚至表示,菜价持续上涨,很可能拉动已回落的CPI重新上涨。
  
  >>专家观点
  
  是否通胀还要观察一两个月
  
  中国农科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副所长王济民表示,北京蔬菜价格同比上涨两成,并不能就此作出通货膨胀来临的结论,但是需要进一步观察。
  
  王济民表示,按照常规,现在应该是蔬菜的生产淡季,价格旺季,因此价格会有一定程度上涨。但是不是通胀抬头,还要观察一两个月。因为判定通胀不但要看部分蔬菜品种的上涨,还要看整体蔬菜价格的变化。同时不应仅看静态的价格上涨,还要看蔬菜的上涨是否带来了其他农产品或者其他产品的上涨,如果这种变化都有了,则意味着可能是通胀。
  
  CPI都回落了菜价还在涨问题出在哪?
  
  央行一季度城镇储户问卷调查显示,超六成居民认为“物价高、难接受”。
  
  记者在沈阳市北行、九路、砂山、吉祥、令闻几大农贸市场对前来买菜的市民做了随机调查,有75%的市民认为目前的菜价太贵了,有些承受不起。
  
  家住吉祥市场附近的胡先生每天都到早市买菜,白菜、土豆现在成了他常吃的蔬菜,“菜价要是照这样涨下去,恐怕这几样菜我也要吃不起了。”
  
  在CPI上涨的趋缓过程中,蔬菜价格的依然坚挺,不禁让人们深思一个问题: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毛病?
  
  北行蔬菜批发市场的商户李先生的解释是:“根据我十多年的批发经验,菜价过高是因为其中的运行环节太多,层层加价。”他掰着手指头说,蔬菜从地里、大棚里出来,要雇人采摘、雇车运输,随后有高速公路费、市场进场费等,菜到了消费者手里自然抬高了价格。
  
  在蔬菜行业,有一个着名的“最后一公里理论”,即蔬菜加价最多的环节是在最后零售环节。沈阳市服务业委员会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指出:“菜贩从批发市场上货,因为他们走的量少,只能多加点价格。”
  
  “对于菜商最后环节加价的问题,目前没有合理的解决办法。”沈阳市蔬菜流通协会何会长说。相比规范的菜市场和超市,街边小商小贩卖的菜价格则要低很多,但由于他们一直没有合法的销售资格,加上供应并不稳定,目前也还无法对整个市场价格产生较大影响。
  
  对于近期蔬菜价格的走势,何会长分析:“再有一周左右的时间,沈阳的本地菜就会下来,到时候很多叶菜的价格会有所回落。”
  
  高菜价背后是“城市病”
  
  兰州市城关区商务局副局长郭霆因分管市场工作,长期关注菜价,他认为高菜价是“城市病”的一种表现。他说,正确认识菜价,要分析产业链各环节的收费或加价是否合理,是否存在暴利,如果没有,那恐怕不是简单的菜价问题。
  
  梳理“茄王”进城之路,记者发现高菜价背后其实是三大“城市病”:
  
  症状一:城市功能不完善,物流成本过高。
  
  一座城市在扩张的同时,应该是配套扩大其生产基地。相反,很多城市在扩张时,却消减蔬菜基地增加商业用地,转而依赖外地市场。就兰州而言,距离市中心几公里的雁滩地区在上世纪80年代还是农村,蔬菜、水果供应全市。在城市飞速扩张的步伐下,现在的雁滩早已不见了田地,被林立的高楼覆盖,成了繁华的商业区。
  
  甘肃省经济作物技术推广站站长赵贵宾认为,甘肃冬春季蔬菜价格高昂,与本地设施蔬菜量不足密切相关,兰州也不例外。他说:“冬春季70%以上靠调入,而在夏秋季,兰州菜又主要供应东南沿海。”
  
  李德春说:“白银的蔬菜运到兰州,100多公里价格都要翻一番多,南方运来的蔬菜距离更远、环节更多,加价幅度更可想而知。最近油价上涨,成本还得涨。”
  
  症状二:政府投资欠缺高收费成高菜价“帮凶”
  
  在“茄王”进城路上,记者注意到一个特别的环节--一级批发市场。大青山水果蔬菜批发市场的菜贩介绍,一辆载货5吨的车进场,进门费就得200元/车,大车最高可达1000元/车,另外还有停车费、代办费。另据一些二级批发商介绍,空车进市场配菜也得缴30元费用。
  
  因具有一定垄断地位,这一建立时间不长的市场收费涨速之快令菜贩吃不消。“载货5吨的货车进门费最初是35元,后来涨到50元,去年还是100元,临近春节时一下提高到200元。”菜贩刘文斌说,“这一市场是几个大老板办的,人家想涨就涨,没办法。”
  
  在兰州市城关区定西路一支路蔬菜市场,记者也了解到,摊位租金每平方米80元-1500元,仅此一项,菜贩每月就要付出800元-1500元。
  
  郭霆介绍,目前城市里的肉菜零售批发市场多是国企改制时“退二进三”的企业建设,还有一部分是民营企业,政府投资很少,其公益性难以体现,必然以追求最大盈利为目的。
  
  症状三:城市生活成本高“最后一公里”难让利
  
  郭霆介绍,目前在兰州从事蔬菜行业的多是外地人,拖家带口。城市生活成本的不断增长,使各个环节的菜贩以及相关产业人员的生活压力不断增大。就零售环节而言,房租、摊位租金、孩子上学、日常开支全靠一个菜摊,一个小菜贩每天销售的菜量是有限的,依靠这有限的销量来保障一家人的城市生活,必须加价到一定幅度,这也导致“最后一公里”难以让利。
  
  刘禄也说,近年兰州市房租一路上涨,60平方米的房子租金已经由每月400元涨到了1200元,小孩在静宁路小学上4年级,虽然没有学费,但小饭桌等杂七杂八的费用下来也要七八百元,光孩子上学和房租每月就要2000元。“能在维持日常开支后略有剩余,我们就很满足了。”刘禄苦笑道。
  
  针对高昂的菜价,郭霆以及甘肃省商务厅副研究员黄智杰坦言,目前,地方已没有有效的手段来调控菜价,关键还需城市管理者不断完善城市功能,加大城市大宗蔬菜基地建设力度,减少流通环节,加大这一民生领域的投入力度,降低或取消部分收。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

?
?